成都分类信息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热点资讯 > 正文
张艺谋谈《归来》 称想用生活折射历史
2014-05-10 15:13  

  《归来》取材自严歌苓的小说《陆犯焉识》,原著的描写有宏大的时代背景,以及曲折的人物命运,张艺谋弃大部不用,只选择了文革后陆焉识平反回家与妻团聚的一段故事,也有评论认为张艺谋在回避敏感元素。

  张艺谋说他的创作出发点就是以点带面,“不想拍得太全,想呈现的是生活常态,从这个角度去折射历史,折射对历史的思考和沉淀,不想直接反映了,直接反映的《活着》已经拍过了。我想最大限度地关注到家庭,关注到家庭的重建。”

  对于批评,他说自己不是很在意的,“言者无罪,闻者足戒,我也回应过一些,有些是我不认同的,我觉得得看往哪个方向说,说我胆小鬼,这个是很不讲道理的。其他的评论我真没看到。要生存,在中国这个电影必须先能拍出来,在能拍的情况下做最大化的思考。每个导演其实都这样。评论的不知道辛苦,坐在那里说,你为什么不这样拍?社会进步,国家进步,所有的开放,都是循序渐进的。”

  “我有责任去拍文革”

  《归来》对文革的表现并不太多,而如果只讲一个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,似乎放在任何环境下都成立。张艺谋说:“如果爱情只是一对人卿卿我我,小清新,那个没意思了。真正爱情都是不可抗力的时候考验爱情。从梁山伯祝英台开始,包括二战,地震,伤病……从这个意义来说,这个适合所有规律。”

  《归来》背景放在文革年代,张艺谋说首先当然是原作的关系,“我不能跟严歌苓说我给你改成2050年吧”。

  此外,张艺谋个人也经历过文革,“我那时是16~26岁。那十年给我的烙印也很深,所以我不能改,这个对我的感受很深。我觉得我也有责任去拍这个东西。他们讨论说,张艺谋如果你们不拍这些东西,年轻人更不擅长了。”

  不过,影片中大部分拍到的实际上是文革后的事情,张艺谋说:“重建的态度很重要。《活着》说的是历次运动对人的影响,但反映的是重建的信念。《活着》小说中最后剩一头牛,福贵(《活着》的男主角)还跟牛说话,这个就是重建的信念。《归来》的主题和《活着》的主题其实是共通的。所以我更感兴趣的就是这个之后,大灾难之后我们的思考。”

黑道教父的萝莉情人,ddd42百度影音,神雕外传郭襄,滚滚红尘翻两番,一梦如是秋水长txt,爱丽丝学园邪恶彩画,重庆论坛新闻评论,驯服美姐,重生之我是李逍遥,古董杂货店txt新浪

上一篇:宋承宪限制级新片宣传 被同志男星看上
下一篇:杜汶泽新片票房惨淡 剧组:没艺德的演员